主页 > 时评推荐 >芭瓦妮:不须Listen姐道歉‧“我只是小人物别捧上天” >

芭瓦妮:不须Listen姐道歉‧“我只是小人物别捧上天”

芭瓦妮:不须Listen姐道歉‧“我只是小人物别捧上天”(吉隆坡18日讯)在被喻为“Listen姐"的一马女性之声(SW1M)组织主席莎丽花事件上爆红的北方大学女生芭瓦妮声称,她不需要莎丽花公开道歉,也不希望网民继续轰炸莎丽花,更不愿大家只顾批评莎丽花,而模糊学生要求落实免费教育制度的诉求。芭瓦妮:不须Listen姐道歉‧“我只是小人物别捧上天”【“Listen姐”事件 芭瓦妮记者会】促勿模糊免费教育诉求芭瓦妮不希望大家将她“英雄化",她自称只是“小"学生、小人物,千万不要将她“捧上天",否则她会变得骄傲。“我只是普通人,国内有许多人所做的斗争比我还多,我不想被视为英雄。事实上,论坛当天,我只是说出学生祈盼免费教育制度的希望。"她说,如果觉得不公平,一定要发声,否则就不会有改变,千万不要害怕发表意见。芭瓦妮于週五在社会主义党及争取免费教育阵线(GMPP)等组织的协助下,召开记者会。这也是芭瓦妮在“北方大学洗脑论坛"短片发布后,首次面对媒体。芭瓦妮声称,她发现网路目前出现许多攻击论坛主持人莎丽花的言论。她认为,莎丽花道歉与否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社会可以关注学生言论自由、大学自主权及免费教育的课题。她说,她尊重莎丽花,并希望大家不要偏离焦点。现年26岁的芭瓦妮,在国大完成心理学学士学位后,再到北大修读法律系,目前是该系第二年生。询及在论坛当天,芭瓦妮被莎丽花以“学士及O水平"的差距羞辱,为何不作出反驳,她以个人风度反将莎丽花一军,说:“莎丽花当时正在说话,我要尊重她,况且这也并非甚幺值得骄傲的事。"大选不上阵日后加入社党适逢第13届大选即将来临,芭瓦妮“敢怒敢言"的形象,是否已引起其他政党的注意,向她伸出橄榄枝,或者她已决定代表任何政党,竞选任何国州议席?芭瓦妮的答案是,她不曾想过要在大选时出阵。芭瓦妮声称,她没有参加选举的动机,但日后如果要加入政党,社会主义党将是她的首选,她声称是该党的支持者,也活跃于该党的活动。至于是否会接受其他政党的邀请,出席讲座会或论坛发表演说,她不排除这个可能,也愿意接受邀约。芭瓦妮自在国大念书时,就已经活跃于社会运动,包括在多个非政府组织担任要职等,如争取免费教育阵线(GMPP)协调官及受压迫人民阵线(JERIT)等。她曾经下乡,每週一天到园坵为孩子提供免费补习,也曾协助园坵工人等争取权益。作息被打乱委助理安排邀约芭瓦妮声称,短片发布数天,其日常作息已被打乱,她不得不“委任"一名助理,协助她安排各单位的邀约,还有管理其私人社交网站如面子书及推特。电话多到“档机"“这其实不是甚幺骄傲的事,但我有一名助理了。"这几天,她的手机忙线到近乎“瘫痪",有很多人打电话给她,从小学同学到大学同学,还有许多不认识的人,赞扬她的勇敢。无奈,电话实在太多,多到手机数度“档机"。她说,前几天她根本吃不下饭,也睡不着,私人社交网站如面子书及推特有“排山倒海"的留言,还有许多论坛单位的邀约,让她应付不暇。这些都是她预料不及的事。最后,只好委托同伴当助理,为她“打杂"。开心北大申明她没犯错芭瓦妮声称,北大校方已发表声明,指她在此事件上并没有犯错,因此不会对她採取任何行动。“我很高兴,因为校方主动作出这项声明。"她强调,自己没有犯错,所以不担心会遭校方对付;至今也没有任何单位联络她。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也曾亲自致电鼓励和讚扬芭瓦妮的勇气,并与芭瓦妮订下拉茶约会,希望亲耳聆听当今大学生的“心声"。芭瓦妮声称,这是一件感到“光荣"的事。她说,副部长认为莎丽花失言,且赞同大学生应该拥有思想和言论自由。小部分人批评芭瓦妮无礼“Listen姐"事件将芭瓦妮被捧作“学生英雄",但另一厢,亦有不满芭瓦妮的声音,有小部份者批评芭瓦妮是在问答环节结束后,才发问问题,也有人批评她无礼;但芭瓦妮声称,只要公布未经剪辑的“论坛全记录",真相就会大白。学生被要求宣誓拒游行芭瓦妮说,论坛是从早上10时开始至下午2时。主题原本是《大专生是否与政治契合》,但当她抵达现场时,主题已转换成《女性与政治》。沙丽花的演说重点是女性不该上街示威,还谈到女性上街示威的害处,并提及多名政治人物,包括净选盟主席拿督安美嘉走上街头属不良示範。“莎丽花也说,净选盟是非法组织,参与废除大学贷款(PTPTN)运动也被视同示威,我当时已觉得不对劲,希望在问题环节时可提出我的疑问,结果大会只让两名学生发言后就结束了。"然后,全体学生被要求站起来宣誓拒绝示威游行,芭瓦妮只好站在麦克风旁,等待发言的机会,并且获得莎丽花的同意才开始发言,而随后发生的事情,就如短片所显示。至于后来的幸运抽奖,芭瓦妮说,她已经离开现场,据她了解,每名出席论坛的学生,在抵达会场时都会拿到一张抽奖固本。失望学生鼓掌支持莎丽花芭瓦妮炮轰,当天确实为“洗脑论坛",但最让她失望的是现场学生的表现,大家对于莎丽花的“无厘头"反驳,竟然报予热烈的掌声。她说,这是因为教育制度出了问题,大学生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,容易受到多数人影响,盲目跟从的羊群效应。20组织声援芭瓦妮超过20个非政府组织及学生团体出席声援芭瓦妮,除了鼓励她,大家也异口同声促请莎丽花为其失言,向芭瓦妮公开道歉。这些团体包括大马学生团结组织(SMM)、大马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(学运)及独立大专学生组织(KAMI)等。芭瓦妮声称,论坛那一天,她也许是一个人,但现在,她清楚自己不再是一个人,并感谢大家对她的支持。她也促请大家出席1月26日在隆雪华堂举行的“免费教育制度"研讨会,一起探讨政策的可行性。她也将出席1月22日由三大专生青年团体联合发出的“学术自由和人权"辩论。据悉,“Listen姐"莎丽花也已答应出席,两人或将再次“交锋"。芭瓦妮声称,她仅代表国内学生,作出3项诉求声明:诉求一:学生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基本权力,不论年龄、阶级或宗教,都有发言的权力。学生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,必须有发表他们意见的权力,我们需要听取不同的声音,才会有进步的空间。诉求二:大学自主权大学必须有自主权及独立政策,保持中立,不应有双重标准。校方可以允许非政府组织到学校进行讲座,但校方也必须懂得过滤应讲的内容,为甚幺会允许这种非政府组织进入校园,举办洗脑论坛?诉求三:免费教育制度教育就像是饮食需要一样,是人类的基本权利。教育不是商业,是非卖品。【大事件:网络掀“listen”潮】‧2013.01.18


上一篇: 下一篇: